阅读记录

《替嫁娇妾》

43. 圣主惊蛰赐罪人

《替嫁娇妾》最快更新 adxs8.com

“说你小家子气,要在这冷僻地方见。”

柳青雪赴约,拎着裙摆,一脸嫌恶。

柳露桃笑笑的:“这地上是有长虫还是毒蝎,蜇着你的脚了?”

要说这地方,在仁明殿确实数不着,犄角旮旯,可也有雕鹤宝灯、琼花珍禽,怎的就好像要污你柳二娘子的鞋袜一般。

不过,她只是嫌弃,并不是避忌?

柳青雪再问你有何事,要求饶?柳露桃嫣然一笑,说要打秋千顽:

“姐姐推我。”

说罢往柳条凳面上一站,柳青雪斜她两眼,真的走来双臂抻开,在她腰眼推一推。

“柳青雪,”柳露桃迎着风荡出去,“你不觉着这样不好?”

这可是皇后宫里,你姐姐还怀着孩儿,你在这里伙人打秋千,这不是往皇后娘娘伤口上撒盐。

谁知柳青雪无知无觉,只说:“你有哪项上得台面?”

观她神情,似乎完全不晓得秋千的忌讳。

奇怪?她怎会不知?算来秋千之祸时候她也七、八岁上,没听说么?罢了,贵人多忘事,管她的,这一下柳露桃心里拿定主意,又荡几下,推说更衣,要柳青雪稍等等她。

走出来拉住一名宫里服制的姑姑:

“忠勇伯二娘子在雪洞里吃酒昏了,她丫鬟急,托我请淑妃娘娘的罪,回明春殿传医女。”

因淑妃有孕,官家特许两名医女常驻明春殿。

那姑姑说:“夫人且去,雪洞之中奴婢自领人前去伏侍。”

那情是好呢,柳露桃招呼过,并不往甚明春殿去,随着内眷走到后苑。

宫中后苑虽不比新建的艮岳秀美华丽,也不比城外瑞圣苑、金明池风光宛然,可总也有几分景致,当中一座大池,白玉栏杆,碧波春寒,池中央设木台,约摸尺高、八丈宽,冒鼓戏台子就搭在那上,四个角上悬红绸,当中一座一人来高的铜脚大鼓。

池南面岸上是平康帝率领百官的座儿,北面是内眷的席位。

柳露桃走来与沈素笙落座。

沈素笙问她:“你哪逛去?”

柳露桃嘴皮微掀:

“我摘掉马蜂窝,扔到一人头上去。”

沈素笙睁大眼睛。

柳露桃则双目微阖,垂首静待。只等那姑姑领人到角亭、穿雪洞,只要看见柳青雪站在一架秋千旁,此事就有个决撒,柳青雪包准一脑门子的包,今日决计再无暇他顾。

对岸文武朝臣也在络续入座,柳露桃一眼看见当中方闲庭。

方闲庭今日穿官服,朱衣朱裳、方心曲领,锦绶披臂、剑佩悬腰,恁若个好儿郎,如孤松静竹一般,人群当中任是谁都要一眼瞧见。

他也正往席案后落座,目无斜视,腰背像是衣裳里悬着尺子,坐下也不显得局促笨拙,犹如潜龙低首、虎王待发,静静坐那里,他无须多言,旁人也知勿要与他多言。

英姿凌虎视,逸步压龙骧。

柳露桃心想,前人诗,倒没骗人。

又想这椿儿,总要到方闲庭耳中说一嘴,要先发制人,说自己回转时已不见了人,装傻充愣。

甚么?万一方闲庭脑中有个清醒白省?看透她的算计?

那更好。

要你说我耍心眼子,我就耍,你还说我怎的?你难道要护着柳青雪?

到那时,方闲庭好好一双英挺眉目,一定吃多大委屈似的皱起来,一时蹙眉、一时鼓气。那时呀,柳露桃心里想着,咱们再紧添几句格外好听的,把他噎在嗓子里,上不上、下不下。

忽地柳露桃颊上一红。

每每她把方闲庭惹得急,或许一时气苦是方闲庭,可次后的苦果,多半要进她的肚子。

“露丫头,”边上沈素笙奇道,“你先头说掀甚马蜂窝,没头没脑,怎的又自脸红起来?”

啊,柳露桃连忙找话遮口,瞧见案上摆的碟子有马蹄糕,就把话说:

“你记得告诉大姐姐,马蹄凉得很,她可别吃。”

话到这项上,沈素笙叹气:“还说嘴呢,大姐姐一点风声不敢透。要不的赶着托你传信?就怕有人嗅出圭角。”

柳露桃心有戚戚:“上下还瞒着?”

“嗯,”沈素笙眼睛瞧一瞧上首淑妃,“就等着那一位肚里的双生皇子平安落地。”

到时候举宫注目,或许沈淑仪能得着一个喘息之机。

淑妃的肚子——

且慢!淑妃肚子先不说,她边上安坐的,明晃晃那不是柳青雪?!她怎么就来了?

柳露桃张嘴结舌,左右没个头绪,少一刻,半道上拦的那姑姑过来,说没在雪洞瞧见人,有负所托,请夫人恕罪。

没在雪洞见着人,想必、想必也没看见雪洞两步出去扎的秋千架。

“露丫头,回神。”沈素笙叫她。

回眸一看,那姑姑还候在一旁。今日宫里人多,想她也并不能确切记得谁是谁,并没有勘破玄机,又凑着巧,柳青雪不知何故先走一步,这事就没成。柳露桃胡乱谢过又赏过,打发她去。

啊,竹篮打水呀。

这可如何是好。

少一刻,戴皇后归席,命傩人跳冒鼓戏,吊梨一盅一盅端上来,座中主子娘娘、太太小姐,听蛰鼓、品白梨,无一人有异样。

淑妃是不能吃梨的,冷惊蛰、暖春分,惊蛰这日按例要吃梨,盖因梨子这物极凉,淑妃肚子算如今已经八个月上,哪里敢让她吃梨?对岸官家亲自降旨,命宫人给她奉的茯苓百香酥。

她的肚子,柳露桃目光落去,怪不得一向不求有功、但求无过的医官院敢断言她是双生子,她的肚子挺的那样子,坐着都难。

“头胎就怀双生子,”柳露桃喃喃道,“难。”

“嘘,”沈素笙道,“这话你敢说?咒谁呢?宫中如今山回水转,都捧着她,当心有人拿你去谄媚邀功。”

官家回心转意,宫中风向看着吹,即便从前受雪花膏等物害脸的人不在少数,如今打碎牙往肚里咽,哪个敢露在面上?少不得都从头趋奉着明春殿。

柳青雪脸上好了,淑妃脸上也好了,一同好起来的还有两人声势,似乎一夕前的失宠不过黄粱一梦,如今又成烜赫无比的淑妃姐妹了。

手巾半掩,柳露桃只说:“我只盼着大姐姐别受这样的罪,一枝也就罢了。”

沈素笙道:“我母亲也是如此说的,还说好是养个帝姬,可别生怀皇子,有福勾、没福勾不论,活像是来讨债。”

“是,”柳露桃笑,“本朝没有帝姬和亲的例子,生个外甥女儿的好。”

沈素笙要拧她嘴,说就轮着你当姨,两人嬉笑几句。

不是柳露桃心中不再担忧,而是忧也没用,罢了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尽人事知天命,随柳青雪去罢。

正说着,对岸侍笔太监一遛上来,手捧朱漆方盒,盒中呈放笔墨纸砚、笔洗笺子,躬身到官家跟前,说请官家点雅词牌子。

“不知今日点哪个牌子。”沈素笙道。

<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】

【adxs8.com】

【退出畅读,阅读完整章节!】

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     [ 停更举报 ]
猜你喜欢
小说推荐
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,不以盈利为目的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